雪域具口訣之主 尊聖薩迦法持者
諾爾遍德仁波切 蔣揚根善之簡傳

  遍德仁波切的第一世乃印度大成就者畢哇巴的化身-堪千•巴滇曲窘,第二世諾爾•拿旺滇巴仁千曲哲,第三世堪千•拿旺洛竹桑播,第四世堪千•滾嘎滇貝洛竹,第五世堪千•蔣揚根善圖滇卻吉嘉晨,而第六世蔣揚根善•卻吉嘉措,即是現在共所尊稱的遍德仁波切。 仁波切於藏曆水鳥年(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二七日,在康區嘎巴•塔蘭•阿嚴家族誕生。家族的遠祖嘎•阿嚴談巴祝千貢嘎札是一位偉大的成就者,在他所傳的七個族系中,仁波切是屬於塔蘭•阿嚴家族。此族的族長原本皆是「寧瑪巴」的大瑜伽咒師,也是當地三大寺廟和八個部落的上師,他們皆具阻斷冰雹農害的偉大咒力。 仁波切出生的當日,天下小雪、風和日麗,此時薩迦塔蘭寺的拿旺累巴仁波切對其總管說道:「今天氣候和順、天下小雪如同蓮花之兆相。塔蘭•阿嚴家族又有小孩出世,此家族常有佛爺轉世,今日此子也應該是個祖古吧!」。

   仁波切之父達金多傑、母蘇南拉莫育有四男一女,其長子為薩迦旺波蔣固仁波切;二子圖滇洛薩是位比丘,一直跟隨仁波切,其後於法國往生:長女是位虔敬佛法的修行者,於二十歲往生;三子是位實修的瑜伽士:幼子即是遍德仁波切。

  由薩迦噴措和卓瑪頗種的拿旺根嘎仁千•達欽仁波切和拿旺吐豆旺促•崔金仁切,在預言中所載父母、家族等特徵無誤下,找尋認證了遍德仁波切。 當仁波切甫出生一個月時,就於其第一位根本上師拿旺累巴之座前,接受「白度母」的灌頂,上師矚咐其父母道:「此子將來能宏傳佛法,汝等當細心撫育..」,且賜名蔣楊根善•卻吉嘉措-此竟與相距甚遙的達欽•南耶仁波切所賜之名相同。

  一歲時,於拿旺累巴仁波切座前接受皈依,上師雙手撫其頂道:「願你才識精湛、德行謹嚴、修行至極••等」,許多祝福之辭。於其座前接受了《道果洛謝》、《儀軌總集》等甚深法教,直到上師圓寂。

  七歲時,第二位根本上師遍德堪千仁波切拿旺肯竹加措,為其舉行盛大的坐床典禮。九歲時,於此位上師座前接受沙彌戒,此後並接受二次《道果措謝》、《密續總集》等等無數大灌頂及甚深教學。於此也通過了諾巴大經論、唱誦等考試。

  仁波切的伯父是位大學者,乃塔蘭堪布。其畢生皆在教授經誦、密續等顯密佛理。直至印度圓寂為止,皆跟隨在仁波切的身邊。仁波切亦曾於借固佛學院專研經論達七年之久。

  仁波切在其第三根本上師肯千唐巴仁波切座前,也接受了無數甚深的法教。同時也完成「喜金剛」等等共與不共的閉關。之後,仁波切應諾巴各大寺院的邀請,於各地傳授灌頂、教學。其中在德格大寺,由七大僧院聯合舉行一個月的喜金剛大法會,迎請其為首席上師。

  一九五九年由於中共由康地逼迫到西藏,最後為逃避亦禍而至印度。在艱辛危險層出中,由於三寶及護法的庇護而護而能無恙的順利到達印度,並且在此安往十一年。後因大寶法王的邀請,到英國桑耶林傳授法教。

   在英國期間於因緣具合下,認識現在的佛母-蔣揚堪措,其聰慧明利且對佛法深具虔信,對仁波切日後於法國、台灣等地,宏法利生之事業有莫大的助益。

  仁波切在法國有三個佛學中心,三十幾年間曾傳授六次道果,及無數的灌頂、教學從未間斷。在仁波切的教導下,法國弟子皆能一面實修、一面工作生活。由於以前在西藏有很多瑜伽寺廟的行者,亦是如此,故仁波切也希望他的弟子皆能結合佛法修行於生活中。

  一九八九年仁波切因與台灣弟子有深厚的因緣而來台傳法。台北大悲精舍與台南菩薩中心因感其恩德,皆將中心獻予仁波切。目前,仁波切在台北已成立合法的社團即「薩迦諾爾旺遍德林佛學會」;而台南也已成立了「薩迦諾爾旺確林」。在台期間已傳接三次道果及無數大,小灌頂及教學。

   仁波切多年來除了在國外的宏法外,對印度諾巴母院及其他二十餘座諾巴寺廟的僧眾生活也發心盡力護持。一九九六年在印度的遍德拉種已經落成。而為改善寺中僧眾水質問題,也完成水井的開挖,並為使僧眾在寒冬能有熱水可使用也已設置了太陽能熱水器。另外,還有多項工程亦皆在著手進行當中。此外,仁波切除了供養飲食予在印度馬樹里的閉關中心閉關的僧眾,還鼓勵僧眾輪流閉關實修。仁波切發願終其一生,皆護持閉關修行者。

  綜觀仁波切自身接受嚴謹的學習及修持、有經驗的培訓弟子、注重閉關實修的態度、悲心護持僧眾的生活等,實在是位難得的具相善知識。更尤殊勝的乃是其証量與學識皆已達無漏,故願有緣者皆能接受其法教,生起二種菩提心,獲得實際之利益。

 











































































中 華 民 國 薩 迦 諾 爾 旺 遍 德 林 佛 學 會

114 台北市內湖區成功路五段六十五號七樓
TEL : 886-2-26329340 FAX : 886-2-26329341